高音 唱 不 上去 可以 降 key,高頻 聽 不清楚 可以 ……? ── 談 助聽器 降 頻 技術

  • / 雅 文 基金會 聽 語 科學研究 中心 張逸 屏

在 KTV 歡唱 時,當 挑戰 高音 不成,還 偏偏 硬是 要 唱 ,就會 用 絕招 ── key! 但 你 知道 嗎? 也 類似 key 的 功能 喔! 就是 所謂 的 「降 頻技術 」。 但是 ,,助聽器 降 頻 技術 到底 是 怎麼 運作 的 呢? 對於 聽 損 者 的 語音 理解 真的 有 幫助 嗎?

圖 一 : 助聽器 除了 將 外 , , 有 降 頻 功能 , 生活 樂趣。 Unsplash

一般 我們 聆聽 到 的 各種 聲音 , 高低 不同 的 頻率 , 、 、 、 、 、 刮黑板 和 語音。 但 事實上,絕大多數 聲音 都是 由 許多 的 的 組成 只是 每個 聲音 的 組成 當中,高 低頻 的 比例 不同 而已。

所以 當 我們 說 這 是 一個 高頻 的 時 , , 其 其 其 佔比 並不 代表 沒有 ,, 除了 損失 類似 (類似. 。

一般而言,對於 降 頻 技術 使用 反應 較好 的 者 , , 屬於 高頻 區域 較重 較重 的 , , 兩大 如圖 (如圖 二)。於 助聽器 放大 強度 的 限制,無法 將 高頻 的 聲音 放大 到 這些 聽 者 可 的 程度。 ,,到 足夠 ,,但 聽 損 者 常有 耳蝸 [註 1] 和 頻率 解析 能力 [註 2] 不足 的 狀況,導致 大腦 無法 接收 及 運用 這些 被 放大 後 高頻

因此 , 廠牌 型號 的 , , 具備 頻 的 , , 頻 功能 開啟 後 , [註 3] 能夠 降低。 如此一來, 許多 聽 者 容易 錯失 , , ㄙ 、 、 / , (沒 聽到 / ㄕ /)[註 4]

圖 二 : 臨床 上 使用 助聽器 頻 功能 後, 效果 較好 的 兩種 聽 損 此處 (此處 聽力 圖 類型 僅為 示意)。 圖 / 雅 基金會

降 頻 技術,概念 相似、作法 不同

那麼 當 助聽器 的 降 頻 功能 開啟 時,是 怎麼 進行 進行 處理 的 呢? 降 頻 技術 原文 Frequency reduction,有時 也 稱作 移 (frequency conversion),顧名思義 就是 將 聽 損 者 聽不到 的、較高 頻率 帶 的 聲音,挪移 到 聽 損 聽力 較好 的 低 頻率 帶,讓 聽 損 者 能 聽到。

See also  憂鬱症 、 焦慮 症 : 素 增加 多巴胺 | GeneOnline News

在 訊號 處理 方面,通常 依據 個案 的 聽力 圖 先 一個 一個 起始 頻率,起始 起始 高 的 帶來 進行 降。 而 可 三種 不同 (不同 廠牌的 助聽器 可能 會 (不同 廠牌的 助聽器 可能 會 )的 方式),包括:頻率 搬移 (Frequency Switching)、頻率 合成(Frequency Configuration,有時 亦 稱為 頻率 轉換,即 Frequency Translate)和 頻率 壓縮(Frequency Compression)。[1]

如圖 三(a)所示,頻率 搬移是 將 起始 頻率 以上 的 聲音 直接 到 低頻 帶 , 帶 原本 的 重疊 在一起 , 被 移走 , (中,兩個 紫色 方形 低頻的 ,, 原本帶 的 地方 變成 灰色,表示 沒有 訊號。

頻率 合成則 和 頻率 搬移 很 相似 , 在 搬移 高頻 的 聲音 先 進行 壓縮 , ( (中,搬移 到 橘 黃色 (頻寬 變 ),而且在 高頻 帶 仍然 保留 原本 的 聲音。

而 第三種 是 如圖 ( (c) 的頻率 壓縮,是 把 高頻 帶 的 聲音 以 不同 比例 往 低 頻率 帶 擠壓, 因為 有 不同 壓縮 ,,也 ,故 有時 也 壓縮 (; NFC)。

聽 得到 」和「 聽得 清楚 」的 拉鋸戰

這 三種 降 頻 技術 都是 將 原本 聽 損 聽不到 的 高頻 , , 搬移 到 聽 損 者 聽力 的 低頻 帶 , 無法 聽到 , , 別於 別於 KTV 的 降 key 是全部 聲音 往 低頻 搬移,助聽器 的 降 頻 只有 針對 高頻 的 處理,所以 整體 來說 會有 程度 的 扭曲 [2]。 若以 視覺 來 ,,降 技術 則 有點 類似 遊 樂園 哈哈鏡 (曲面 鏡),對於 不同 區域 採用 不同 的 反射 所以 會有 扭曲 現象。

哈哈鏡 的 扭曲 影像 讓人 , , 降 頻 技術 若 導致 扭曲 而 無法 , , 「察覺」 的 , 提升 「理解」 ,即便 降 頻 技術 讓 聽 損 者 能 聽到 ㄙ 、 ㄔ 等 高頻 ,, 但 已經 不像 這些 聲音 了 ,因此,因此,,, 「聽到」 和 「扭曲 聲音」 兩者 之間 的 權衡 [3]

圖 四: 降 頻 技術 可以 讓 原本 聽不到 聲音 聲音 變成 得到 ,,但 代價 是 聲音 或多或少 被 扭曲 了。 察覺 (察覺) 和 理解 (理解) 之間 取得 平衡。圖 / 自Flaticon

有 一項 針對 高頻 聽 損 者 的 研究, 分析 使用 降 頻 技術 的 和 平均 值 的 關係 ,, 發現 閾 愈高 (高頻 較差),使用 頻後 在 聽 表現顯著 [3],因為 對 這些 聽 損 者 ,,能 聽到 高頻 的 聲音 是 比較 因此 可以 可以 的 ,來 換取 聽 得到 高頻 聲音 的

但 對 高頻 聽力 相對 較好 的 人 來說,可能 可以 可以 得到 一些 語音 語音 也 也 聲音 讓 我們 ,降 頻 技術 並不

參數 設定 和 聆聽 情境 是 關鍵

研究 也 發現,當 頻 處理 的 程度 愈大,也 就是 起始 頻率 愈低 或 愈大 愈大 、 聲音 、 、 的 幅度 也 愈大,此時 助聽器 使用者也覺得 音質 變差 了 [3]。 因此,挑選 到 合適 的 參數 設定,才能 在 音質 變化 不大 的 情況 ,,享受到 改善 高頻 語音 察覺 的 益處!

此外,對 降 頻 技術 效益 有影響 的 因素 還 包括 了 聆聽 情境 ,,例如 是 安靜 或 內容 是 語音 / 相 對於 中 中,助聽器 使用者 較接受 程度 [3],可能 是 在 安靜 情境 下 較 能 降 頻 處理 帶來 的 音質 改變,而 在 吵雜 ,,「聽 得到」 的 重要性

而 相較 於 語音,降 頻 技術 可能 會對 聆聽 音樂 產生 負面 影響 [4]。 對 語音 來說 , 頻率 的 搬移 和 壓縮 比較 小 , 因為 許多 高頻 子音 類似 類似 , ,, 聽者 仍然.組合 起來 和絃會 是 正確 而且 悅耳。 這樣 就不 難理解 頻 技術 可能 會 對於 聆聽 音樂 造成 較大 的 負面 影響,造成 聲音 聽起來 不和諧。

圖 五: 助聽器 降 頻 技術 對於 音樂 聆聽 來說 有 較大 的 負面 影響 圖 圖 ERASOTTOYA

和 聽力 師 共同 尋求 最佳解 方

綜合綜合 的 研究 發現 , , 者 和 聽力 師 針對 降 頻 技術 , , , 使用 外 , 不同 的 參數 , 中 中 選擇 、 、 不同就 和 所有 的 助聽器 ,, 都 聽力 聽力 、 說明 在 使用 上 的 ,, 才能 讓 助聽器 發揮 最理想

See also  Back to school Full-time learning will return, but distance learning items will continue to be used

總結 來說 , 頻 助聽器 可能 可以 提升 聽 的 聽音 , , , , 或 或 語音 語音扭曲,而 導致 聽 不清楚 的 狀況。 總結 來說,使用 降 頻 助聽器 時 關鍵 就是 要 以 「扭曲」 「聽 高頻 高頻 音 [2]

註解

註 1: 相 對於 聽力 損失 是 中 中 的 細胞 不 健全 或 功能 ,, 耳蝸 死 區 某些 完全 沒有 毛 ,,導致 ,,再 怎麼 放大 也無法

註2:頻率 解析 能力 為 分辨 不同 頻率 聲音 的 能力,一般來說 聽 損 者 的 頻率 也會

註 3:「聽力 察覺 閾 值」 為 某一 頻率 ,,個人 能 (察覺 聲音 的 音量。 閾 愈高,表示 才 聽 ,損 的 程度 就愈

註4:想 了解 更多 關於 「高頻 損失」 和 「微 聽 損」 相關 ,,可 參閱 雅 文 基金會微 聽 損 網站」和「如果 小美人魚 失去 的 是 ,,幸福 也 沒有 比較 容易: 談 輕微 聽力 損失 『微 聽」一 文。

參考資料

  1. Angelo, K., Alexander, JM, Christianen, TU, Simonsen, C.S., & Jespersgaard, CFC (2015). Oticon Frequency Reduction: Access High Frequency Speech Sounds with Speech Rescue. Oticon white paper.
  2. McCreery, R.W. (2016, October). Q20: Reducing the frequency after ten years – evidence of benefit. audioArticle 18370.
  3. Souza, B, Arihart, KH, Keats, JM, Crogan, NB, and Jehani, N. (2013). Exploring the limits of frequency reduction. Journal of Speech-Language-Hearing Research, 56(5), 1349–1363.
  4. Chasin, M (n.d.). Frequency and music compression problem.